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-第兩百九十七章 夏彥迸發的殺意(三合一)看書

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
小說推薦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精灵世界的底层训练家
红莲湿地,随意遗迹。
“奇怪,那群未知图腾跑哪里去了?该不是知道我要来,全跑了吧?”夏彦环顾着随意遗迹,心里暗自腹诽。
珍珠队的场长夕蒲就喜欢在随意遗迹里转悠。
珠贝就带着夏彦来这里找到了夕蒲。
在珠贝拉着夕蒲到一旁交谈的时候,夏彦也简单地在如今的随意遗迹里逛了两圈。
本来想看看能不能找到未知图腾。
它们虽然没多少战斗力,但各种特殊的能力还是层出不穷。
甚至夏彦都觉得,如果能够集齐所有的未知图腾,就算没有阿尔宙斯的帮助,他也能回到未来。
但可惜。
这群狡猾的家伙可能是预感到了夏彦的靠近,直接就消失了,不现身。
“夏彦,好了。”
和夕蒲交流完后,珠贝再次找到了夏彦。
夕蒲是一个九十九岁的高龄老者,背着一个竹篓,从竹篓里延伸出大片极大的叶片,遮盖了她的头顶。
她那苍老浑浊的眸子上下打量了夏彦后,也不知道珠贝和她说了什么,也没废话。
从竹篓里取出了一片小叶片,放在嘴边轻轻吹响。
伴随着悠扬清脆的声响。
唬——
一只凶猛庞大的精灵,迅速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赶来,泥泞的湿地环境在它那宽大的脚掌以及尖锐的爪子下,如履平地。
看到这只精灵,夕蒲的眼中闪过些许的溺爱和无奈。
而咆哮而来的凶猛精灵,就是夕蒲这位场长负责照顾的月月熊。
“吼——!!”
月月熊听到熟悉的声音赶来,可状态却并不是很理想,朝着三人就是一声咆哮。
巨大的熊掌不断地拍打着地面,伴随着地面的剧烈震颤。
“这孩子从几天前就变得这样了,珠贝说你拥有解决的方法。”夕蒲苍老的声音响起。
夏彦默默点头。
手中多了一枚精灵球。
这只月月熊并不是五‘王’之一,虽然也狂暴了,可并未如之前的冰岩怪和劈斧螳螂一样,全身冒着金光。
“果然和游戏里一样,这只月月熊是被‘山道王’裙儿小姐给影响了。”
心里这么想,夏彦丢出精灵球。
“呼嘀!”
举着汤匙的胡地,出现在了夏彦的身前。
看到对面的月月熊,胡地立刻就明白了它这次的对手。
而本就狂暴的月月熊,在看到胡地后,变得更加暴躁,怒吼之声此起彼伏。
夕蒲面色微变。
“快把精灵收起来!月月熊现在看到精灵,会变得更加暴躁。”
似乎。
珠贝没有和夕蒲说,要以什么方式安抚这些暴走的精灵。
但夏彦没有理会她的话,只是侧过,看向夕蒲问道:
“它最近是不是和裙儿小姐接触过?”
夕蒲微愣。
还没等她回答,对面的月月熊就如同感受到了挑衅一样,迈动四肢,掀起大片的泥泞,朝着胡地扑来。
夏彦也不得不暂时放弃询问。
低声道:“胡地,Mega!”
直接超进化。
“呼嘀!”
澎湃的超进化能量与超能力交织,胡地的模样也在超进化能量的洗礼下,变成了超级胡地。
月月熊是圈圈熊的进化型,借助了洗翠时期所独有的“泥炭块”进行的进化,是地面系和一般系的精灵。
攻击凶猛,防御出众,是月月熊的优点。
速度慢则是它的缺点。
这只月月熊的特性是“毅力”。
这些都是拉苯博士给予的图鉴中所描绘的信息,省了夏彦很多试探的功夫。
所以上来就没有任何保留。
超级胡地的眼中澎湃着超能力,一浪接着一浪的超能力如同潮水一般在它的身上反应。
冥想!
紧接着,超级胡地射出了到扭曲的超能力,没入到了月月熊的体内。
不过月月熊进攻的架势却没有丝毫要停止的意思。
身上泛起白光,面容狰狞,一副要将超级胡地直接秒杀的架势。
舍身冲撞!
夏彦眸光闪烁,超级胡地的动作也非常的迅速,覆盖着全身的澎湃超能力陡然一闪。
嘭!!
月月熊那巨大的身子,至极一头撞在了旁边的粗壮大树上。
一棵两个人都无法环抱的大树,在月月熊的冲撞中,直接就被撞断了。
而超级胡地从它身后的扭曲空间中缓缓飘出,“瞬间移动”轻巧地规避了这次攻击。
但月月熊却遭受了“舍身冲撞”给自己带来的伤害。
摇晃着脑袋,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剧烈的疼痛,让它有些恍惚。
“只是被裙儿小姐影响,而不是和其它‘王’一样被特殊的能量所影响,所以实力相较于那些‘王’要弱不少吗?”
夏彦心里默默地分析着。
“不,或许是因为没有‘王’的传承。”
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,这只月月熊的实力,都并未达到夏彦猜测中的强度。
那么想要击败它,就变得更简单了。
“再来一次。”夏彦缓缓道。
超级胡地会意。
驱动汤匙,奇异的能量,没入到了月月熊的体内。
一时间。
月月熊双眼泛红,凶戾气息再次迸发。
迈动四肢,再次不管不顾地朝着超级胡地冲撞了过去。
“预知未来”可以预知对手下一步的行动,加上“再来一次”直接让对手重复使用相同的招式,这样的组合,已经让超级胡地立于不败之地。
更何况月月熊被绑定“再来一次”招式的居然是“舍身冲撞”。
砰——!!砰——!!
一时间。
随意遗迹外,沼泽的树林中,就出现了一只横冲直撞不断用脑袋去撞击树木、山体、岩石的月月熊。
这一幕幕近乎等于“自残”的行为,看得夕蒲一脸的心疼。
“差不多了,解决它吧。”夏彦语气平缓。
没有得到强化,更不是‘王’,月月熊虽然不弱,却因为受到影响而失去了理智,在超级胡地面前,只能算是玩具。
就见。
超级胡地身后的五根汤匙瞬间迸发出耀眼的光晕。
瞬间凝聚而成的精神力黑球,迎着再次冲来的月月熊就是砸了过去。
轰——!!
沉闷的轰鸣声,不止来自外部,也来自月月熊的身体内。
“精神冲击”与“预知未来”一内一外同时爆发了。
本就状态不佳的月月熊,直接就倒在了这样的攻击之下。
硕大的身子,摇摇晃晃之中,跌在了沼泽中。
“月月熊!”
夕蒲惊呼着,挣脱了珠贝的劝说,跑向月月熊,眼里满是心疼。
而胡地的超能力缓缓牵引,一块土黄色巴掌大小的石板,就从月月熊的身上飘了出来,落入夏彦手中。
“大地石板。”
夏彦面无表情地把石板收了起来。
看着倒在地上的月月熊和趴在它身上给它治疗的夕蒲,缓缓道:“这只月月熊没有狂暴,它只是受到了影响,夕蒲场长,这段时间月月熊有和裙儿小姐接触过吗?”
“夏彦你是说,月月熊是受到了裙儿小姐的影响?”珠贝带着些许诧异。
“没有。”
但夕蒲却一脸认真地否定道。
夏彦眉毛一挑。
“虽说火夏的确有拜托我去照顾‘山道王’裙儿小姐,因为她发现她最近喜欢上了理发,可我和月月熊都还没靠近‘山道王’月月熊就变得暴躁了。”夕蒲解释道。
闻言,夏彦眉头微锁。
不应该啊
“那最近除了我们,还有谁来过吗?”
夕蒲确定月月熊只是受伤昏迷,并未留下太大的影响后,心情也渐渐平复了下来。
“来过的人倒是不少,有村子里来送物资的,也有商会的脚商来收购沼泽特产的,也有来膜拜月月熊的”
3x3x3…
“等等。”夏彦打断了夕蒲的话,“商会的脚商?”
“你知道的,是银杏商会啦。据说他们是从洗翠外来的商人,是马加木队长好不容易联系到的商会。
村子里很多先进、具有特殊作用的道具和材料,都是他们从洗翠之外的地方运送来的,他们有很多脚商,经常在洗翠各地行走,兜售道具。
马加木队长对商会也很倚重”珠贝说着。
“呼嘀!”
还未解除超进化的超级胡地突然喊了一声,紧闭的眼睛猛然睁开。
夏彦念头一动,对珠贝道:
“珠贝队长,夕蒲场长和月月熊就麻烦你照看一下。”
话音落下。
超级胡地的超能力就将他包裹。
下一秒。
一人一精灵。
就这么消失在了两人的面前。
珠贝张了张嘴巴,想说什么,已经来不及了。
而另一边。
红莲湿地的某处山坡背面。
澎湃的超能力悄然浮现,伴随着扭曲的空间,夏彦和超级胡地从中缓缓走出。
而在这山坡的背面。
正坐着一个穿着银杏商会脚商服饰的商人,悠闲地享受着午餐。
陡然看到出现在这里的夏彦和超级胡地,错愕了下。
但很快反应过来。
笑着说道:“这位客人,要买东西吗?”
夏彦的眸子上下打量着这个面容精致,有着一头鸭舌帽也无法完全遮挡住的青年。
试探性地问道:“望罗?”
闻言,脚商又是愣了一下,旋即很快反应过来,“我是望罗,客人你就是夏彦先生吧?”
果然这个青年就是望罗。
竹兰她哥。
夏彦待在祝庆村还有很大的一个原因,就是想要找到这个名叫望罗的男人。
因为他才是真正引起这次洗翠地区动荡的罪魁祸首。
看似人畜无害的表面下,潜藏着巨大的野心。
望罗是如今洗翠地区,为数不多的古代神奥人的后裔。
也是为数不多真正知道神奥传说,知道“神奥大尊”是指阿尔宙斯,并非珍珠队与金刚队所崇拜的帕路奇亚与帝牙卢卡。
只是夏彦在祝庆村待了几天,不仅没有等到马加木,也没有等到这个望罗。
却没想到。
胡地在超进化之后,超能力强度直线提升,感知到了这位距离随意遗迹远处休憩的望罗。
只能说,无心插柳柳成荫。
看到夏彦不说话,望罗非常自来熟地将目光投在了超级胡地的身上。
眼中闪过些许的诧异。
“这是胡地?可是模样完全不一样,难道是新的进化型?”
展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和好奇。
但就在这一瞬间。
超级胡地身上的超能力陡然爆发,没有丝毫保留地朝着望罗冲击而去。
突然的变故。
望罗完全没有预料到。
他怎么也想不到夏彦居然会在看到他的第一眼,就直接发起攻击。
而且看这架势,完全就是奔着要他命来的。
只是。
望罗的身上,翻涌出一股黑灰交织的幽灵和恶系能量,凭借着恶系对超能力的免疫,抵挡住了超级胡地的这一手毫无保留的袭击。
迅速拉开身位,望罗惊惧地看着神色冷峻的夏彦。
“你干什么?!”
而看到超级胡地的攻击被阻挡,夏彦暗自摇头。
“月月熊是你让它狂暴的?”夏彦沉声道。
望罗表情微僵,转而慢慢变得平静。
“不是。”
“五‘王’也是你让它们失控的?”
夏彦继续淡淡地问道。
望罗的模样越发平静。
两人就这么对视着,似乎刚才超级胡地发起的攻击只是一次意外。
“不是。”
望罗再次否定。
其实望罗心底很疑惑,他总感觉夏彦好像知道了很多东西。
可他清楚,他所做的事情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才对。
但夏彦刚才要他命的架势,又不是在作假。
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。
语气逐渐变得缓和,轻声道:“夏彦先生,伱刚来祝庆村,是不是对我、对我们银杏商会有什么误会?马加木队长或许能够给你.”
轰!!
超级胡地驱动汤匙,一股超能力再次在望罗的身前炸开。
这一次,超能力并未被恶系所免疫,因为超级胡地的额头,已经睁开了“奇迹之眼”。
“疯子!”
望罗忍不住碎了句,拉开距离。
一块藏在身上的楔石落在地上,伴随着黑灰色雾气的翻腾。
出现在了他身前的,是一只花岩怪。
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!”
望罗的脸上的平静不见,终于不再掩饰,面色变得阴翳。
夏彦是来解决月月熊和‘山道王’裙儿小姐暴动的。
但意料之外地遇到了望罗。
所以夏彦就果断改变了目标。
他现在,想做的,只有一个。
解决望罗!
只要能够解决眼前这个望罗,这次洗翠之行阿尔宙斯给他的任务,就算是解决了一大半了。
手掌抹过腰间。
大针蜂、波克基斯出现。
再加上怀里的索罗亚,一共四只天王级精灵。
“呜~~”
索罗亚在夏彦耳边低语。
‘这个人藏着好深的怨念和仇恨。’
本就对于怨恨非常敏感的索罗亚,在望罗表情变得阴翳后,就第一时间告诉了夏彦。
夏彦默默地点点头。
他比索罗亚更清楚。
看到夏彦再次召唤精灵,望罗终于知道今天的事情是没法善了了。
虽然他心里的疑惑依旧很浓郁,可他也清楚地感受到了源自夏彦的杀意,以及那坚决的态度。
“既然你靠!”
望罗还想废话,夏彦却没给他机会。
大针蜂羽翅轻颤,弧光闪烁间,已然出现在了望罗的面前。
欺诈!
花岩怪眼中浮现出浓浓的仇恨,出现在了望罗的面前,试图抵挡大针蜂的这次攻击。
同时望罗手掌也抹向了腰间。
伴随着红光。
“吼——!!”
一只模样狰狞的烈咬陆鲨,伴随着澎湃凶戾的气势出现在了望罗的面前,锋利“龙爪”朝着大针蜂撕裂而去。
无数藤蔓从望罗的脚底蔓延而出,伴随着星星点点的紫色光点。
同样于红光中出现的罗丝雷朵也出现在了望罗的身侧。
大针蜂眸子一闪,奔袭的身子陡然一滞,迅速后退。
没有让花岩怪的“欺诈”发挥作用,也恰到好处地避开了烈咬陆鲨的“龙爪”。
与此同时,波克基斯挥舞翅膀,两道亮白“空气斩”陡然落下。
“吼——!!”
又是一声咆哮,澎湃的火焰席卷而来,不仅击碎了波克基斯的“空气斩”,甚至还有余力朝着波克基斯反击。
风速狗!
洗翠形态的风速狗!
“呜~~”
突然的。
望罗心底一颤,身子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前扑去,花岩怪缠绕包裹的黑雾也朝着他的身后汇聚。
一只模样娇小可爱的精灵,不知道在什么时候,出现在了望罗的身后,从他的影子里钻出。
身形如雾如幻,缥缈虚无。
是索罗亚!
砰!!
望罗踉跄着跌落在地上,罗丝雷朵所驱动的藤蔓接住并顺势包裹了他。
但望罗的背上,还是出现了一道巨大的伤口,汩汩殷红的鲜血流淌,却又瞬间凝固。
紧而丝丝缕缕的黑雾缠绕在了伤口处,些许冰晶缓缓凝结。
是索罗亚的“冤冤相报”!
“呜!”
看到望罗被花岩怪和罗丝雷朵保护了起来,索罗亚耷拉的眸子里闪过可惜之色。
不过它也不恋战,面对扑来的烈咬陆鲨以及风速狗,再次没入影子,回到夏彦的身边。
此时望罗面色惨白,豆大的虚汗密布额头,后背传来的撕裂疼痛,夹杂着阴寒之气刺激所带来的刺痛,让他差点就直接陷入昏迷。
要不是花岩怪和罗丝雷朵反应及时,索罗亚的这一次偷袭,很有可能他就真的已经死了。
但哪怕活下来了,索罗亚攻击中所携带的恐惧、仇恨等等负面气息,也足够让他头疼很长时间了。
他那满是仇怨的眸子,死死地盯着夏彦。
这个人,真的一言不合就攻击。
两人只是交流了一句,就开杀了。
夏彦的表情却很平静。
从索罗亚的手里,接过了两枚古式精灵球,透过精灵球的透明玻璃,看到了这两枚被锁死的精灵球里面,是什么精灵。
一只波克基斯,一只路卡利欧。
眼角微挑。
再加上现在围在望罗身边的烈咬陆鲨、罗丝雷朵和花岩怪。
除了一只洗翠形态的风速狗外,你的精灵都是照搬希罗娜的吧?
感情你才是希罗娜洗翠形态?
除了这两枚精灵球外,还有一块黝黑的石板。
妖怪石板!
看到夏彦手里的东西,望罗瞳孔一缩。
只见。
他腰上两枚精灵球已经不见了,背上背着的背篓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破开了一个大洞,不少材料、道具撒了一地。
是刚才的索罗亚!
它虽然偷袭没能成功,却抢走了两枚精灵球,以及包括他背篓里充斥着幽灵系能量的“妖怪石板”。
现在,他不仅实力被大大地削弱,就连最宝贵的“妖怪石板”居然都被抢走了。
看着望罗难以置信的样子,夏彦冷冷地轻笑了声。
望罗是藏得很深,整个祝庆村都没人知道他一个小小的脚商居然会有这样的实力。
也就是夏彦。
上来一套不解释连招,先让大针蜂正面佯攻,再让索罗亚背后偷袭。
虽说没能直接解决掉望罗,但夺得了两个精灵球,外加“妖怪石板”。
望罗的实战经验不弱,但和夏彦还是差了点。
以有心算无心,夏彦给自己建立了足够的优势。
“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?!”望罗在罗丝雷朵藤蔓的搀扶下,强忍着背上的疼痛站了起来。
但现在。
他只是稍微动一下,牵扯到背上的肌肉,就疼得几乎要昏过去。
剧烈的疼痛不断侵蚀着他的意识,也让他难以坚持指挥战斗。
但他想不明白。
为什么?
可夏彦一开始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现在就更不可能回答了。
眼中超能力骤闪。
大针蜂再次突进。
波克基斯顺势劈出“空气斩”为它创造输出条件。
望罗咬着牙。
好在,他精灵还有一定的自主战斗能力。
烈咬陆鲨咆哮中,汹涌“龙之波动”横冲直撞,迎上了冲上来的金色弧光。
然而。
弧光一闪。
波克基斯与大针蜂陡然交换位置,“龙之波动”洗礼在波克基斯的身上,又享受了一次“龙波洗澡”。
突然的变故,在没有获得指挥情况下,烈咬陆鲨与其余的几只精灵短暂错愕。
噗噗——
“空气斩”落下,风速狗凭借速度闪避,但罗丝雷朵却因为闪躲不及时被命中。
顿时陷入了“畏缩”状态之中。
花岩怪倒是反应过来了,可幽灵系能量刚刚腾起,就被陡然出现在了它面前的超级胡地拦截。
它只能选择蜷缩保护望罗。
下一个瞬间。
骤然迸发的大针蜂出现在了罗丝雷朵,在其无法做出应对的情况下,锋利长针伴随着十字利刃,狠狠地砸在了它的身上。
无法移动的罗丝雷朵在大针蜂的面前到处都是破绽和弱点。
“狙击手”特性触发!
与此同时。
黑影再次出现在了罗丝雷朵的身后。
索罗亚趁势补刀,“暗影爪”撕碎了罗丝雷朵背后的根茎花枝。
一前一后的骤然爆发。
导致罗丝雷朵几乎是没有多少反应的机会,直接就被秒杀!
望罗满头的虚汗,看到这一幕就知道输了。
在第一步被夏彦袭击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注定输了。
他那阴翳的眸子深深地瞪了夏彦一眼。
猛地捏碎了手里的东西。
紧接着一股毁坏的气息喷涌而来,把他连同他的精灵一起包裹,拉扯进了另一个空间之中。
“毁坏的空间,骑拉帝纳?”
夏彦并不意外。
望罗就是凭借着骑拉帝纳的力量,试图控制帝牙卢卡和帕路奇亚,然后抓住并控制阿尔宙斯。
偌大的野心还从未展露,就被夏彦看穿。
看着消失在眼前的望罗。
夏彦扬着的嘴角并未落下,丢出精灵球。
“以为躲到毁坏的世界就能跑?”
翻身。
拍着身下光滑的鳞片,低声道:“多龙巴鲁托,追!”
————
PS:今天白天有点事情,所以发晚了,先发后改~~